中国足球到底怎么了?听听他们仨怎么说

  足球被誉为“第一运动”,深受人们喜爱,发展和振兴中国足球是建设体育强国的必然要求,也是广大人民群众的期盼。然而,当中国众多体育项目蓬勃发展,男足水平却一路下滑,假赌黑丑闻频发,行业乱象丛生,与人民群众的期盼渐行渐远。2022年2月1日,随着中国国家男子足球队兵败越南,提前两轮宣告无缘卡塔尔世界杯,中国球迷的期望又一次以失望告终。中国足球到底怎么了?这是无数球迷多年在问的问题。昨晚的电视专题片《持续发力纵深推进》第四集《一体推进“三不腐”》中,就揭露了足坛的黑幕。

  2022年11月,中国国家男子足球队原主教练李铁被监察机关立案调查,足坛反腐由此拉开大幕。随后,中国足球协会陆续有十多名高层和中层干部接受审查调查,其中包括:国家体育总局原副局长、中国足协原党委书记杜兆才,中国足协原主席陈戌源。纪检监察机关还会同公安机关,调查数十名涉案人员,涵盖教练、球员、裁判、俱乐部高管、经纪人等方方面面。

  “李铁之所以能够成为国家队主教练,是因为先后带领两支中甲球队成功冲入中超,这一成绩对他的行业地位实际上是起到了很好作用的。但事实上,李铁两次带队升入中超,背后都是大量的假球。”

  李铁退役后转向教练岗位,2015年8月加盟河北华夏幸福俱乐部,首次担任主教练。当时赛季已经只剩9场比赛,华夏幸福仅排名第6位,冲超前景并不乐观。李铁一上任,俱乐部就直白地提出,希望他动用人脉收买对手。

  对此,李铁昨晚在节目中表示:“其实我做球员时最憎恨的就是踢假球的人,但我知道这些可能会能帮助我们球队增加(冲超)几率,第一次独立成为一个球队的主教练,所以也是有特别想证明自己的这种心态。”

  调查发现,一些财大气粗的俱乐部带动的“金元足球”氛围,是中国足坛风气恶化的重要催化剂。河北华夏幸福俱乐部看到之前恒大俱乐部通过投资足球带来了巨大的品牌效应,于是也试图效仿恒大通过“烧钱”寻求短期快出成绩,定下了第一年就必须冲超成功、第二年要获得亚冠参赛资格、第三年就要中超夺冠的目标。

  原河北华夏幸福俱乐部董事长孟惊表示:“我们公司的文化叫‘千方百计实现目标’,所谓的千方百计就包括一些不正当的手段。就希望尽快地能拿到好的成绩,能对公司的品牌有影响。”

  李铁上任后,赛季最后八场打出了一波神奇的“八连胜”,使得华夏幸福最终以一分优势领先竞争对手,冲超成功。经调查,所谓“冲超奇迹”,完全是金钱之手在背后操弄。例如,赛季最后一场,华夏幸福必须胜或者平才能确保冲超,俱乐部为此砸下重金。孟惊表示,最后一场比赛,华夏幸福花费了1400万元,当时是跟深圳队俱乐部、主教练还有球员,都打了招呼。深圳宇恒俱乐部官方收受了华夏幸福巨款,同意“放水”;同时为了多重保险,李铁的教练团队则负责从个人层面收买对方球员。李铁授意助教郑斌,联系上了郑斌在深圳队的老乡、主力后卫黎斐。郑斌表示,“其实我们的实力应该是超过它(深圳宇恒)的,正常打就能赢,但是就想去弄一些这种方式,可以做到百分之百赢,大家就是对这个结果太看重了。”

  最终,黎斐开价600万元,表示会帮郑斌李铁“打点”多名关键球员,华夏幸福一口答应。讽刺的是,如果不是这次调查,没人会知道这600万黎斐其实是自己独吞了。“其实我也没找人,因为当时不管是天时地利人和来说,他们都占优。”黎斐说。事实上,正如黎斐的判断,他截留这600万也不影响华夏幸福最终以2:0获胜。一场凭实力该赢的比赛,却偏要走邪门歪道,荒唐背后,是极端的急功近利的心态。

  在华夏幸福俱乐部打假球尝到了“甜头”,2017年李铁被聘为武汉卓尔俱乐部主教练时,开始主动向俱乐部推销假球。在李铁的怂恿下,武汉卓尔俱乐部也决定不惜血本“冲一把”。2018年10月6日,武汉卓尔提前三轮冲超成功。

  “俱乐部给我送钱,跟我推荐,他们说李铁这个人不错,国家选拔队主教练(职务)为他的未来能够创造一个机会,创造一个平台。”

  “(李铁)约我聊天,谈国家队建设的问题,他趁这个机会给了我钱。他说希望秘书长你要多支持,我说没问题,铁子我肯定支持你。”

  而打假球取得的虚假战绩,让李铁觉得,自己已经为谋求男足国家队主教练职位积攒了资本,只需要临门再踢一脚。2019年8月,当他得知中国足协要组建男足国家选拔队参加东亚杯时,感到机会来了。

  “因为我太想成为国家队主教练了,所以想了很多办法,找了很多人去请去托,找了足协领导帮我来说好话,推荐我。”李铁说。而他行贿的思路和踢假球如出一辙,觉得需要多重保险:他一方面游说卓尔俱乐部出钱帮他做工作,表示如果自己能“上位”,会回报俱乐部,俱乐部为此拿出200万元向足协主席陈戌源行贿。另一方面,李铁觉得时任足协秘书长刘奕也颇具话语权,于是又自掏腰包送给刘奕100万元。随后,李铁如愿成为男足国家选拔队主教练,里皮辞职后,被火线任命为男足国家队主教练。确认职位的第二天,李铁就飞到武汉和卓尔俱乐部谈交易。

  原武汉卓尔俱乐部董事长田旭东说,实际上就是利益交换,谈得很赤裸了,“带哪几个球员进国家队,哪个球员会给上场时间……李铁开出了非常诱惑的筹码,向我们要钱。”最终,李铁与卓尔俱乐部以总额6000万元的金额,签下了一纸“合同”,实际是以此为幌子,来掩盖权钱交易的本质。随后,他很快将卓尔队四名球员选入了国家队大名单。对此,田旭东表示:“看到那个国家队名单,我脸是发红的,我知道我们球员的能力,进不了,一个都进不了。”

  “联赛管理长期是管办不分,足协既监管又组织,权力过于集中,这样的话肯定带来很大的风险。监管者也都成了被‘围猎’者,被俱乐部以及俱乐部背后的这种资本所绑架,放弃了对足球这个行业的监督权。”

  而之所以不正之风在足坛不断滋长蔓延,一个重要原因是,本该负起监管职责的中国足协,多年来有多名干部自身抵不住诱惑,被裹挟进俱乐部的资本游戏,不仅对弥漫的歪风邪气放任不管,甚至主动利用职权帮助俱乐部在保级、准入、裁判判罚、赛程安排等多个方面谋取不正当利益。

  陈戌源说:“我自己也收了俱乐部的钱,当然我就不会去抓这种风气,因为你去抓这个风气,那不是你自己抓自己吗,所以对这种现象事实上就应该是放任了。”

  2019年8月22日,陈戌源在河北香河国家足球训练基地当选为第六任中国足协主席。而他当选的前一晚,就有两名地方足协负责人相继敲开他房门,各送上了30万元“拜码头”,请托他多多关照。陈戌源人还没有上任,就感受到了这个圈子潜藏的巨大利益,随即心甘情愿沦陷其中。

  “他们到我房间里来,把双肩包往我沙发上一放,说陈主席恭喜你、祝贺你,希望能够多关照,然后我说什么东西,他说老规矩了,我们都这样。”陈戌源说。

  挡不住“老规矩”的陈戌源,自然也挡不住俱乐部的巨额金元攻势,任职几年来他收受多家俱乐部钱财累计达数千万元。足协主席是这个样子,足协多个部门负责人也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专案组通过他们的案情解剖廉政风险点,发现足协虽然只是一个社会组织,实际上掌握着巨大的公共资源和公权力,但权力失去监督制约,致使“靠足球吃足球”大行其道。

  “他本应带领中国足协党委担负起中国足球全面从严治党的主体责任,但是他不敢抓、不敢管,也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中国足球领域腐败问题严重,行业生态恶化。”

  而国家体育总局原副局长、中国足协原党委书记杜兆才也同样公器私用,“靠体育吃体育”、“靠足球吃足球”,收受财物数千万元,对足坛乱象听之任之。

  杜兆才昨晚在电视节目上表示,“我也没有当好中国足球反腐斗争的一个‘守门员’的作用,在俱乐部老板的利益的围猎当中,实际还是主观原因,没有加以严格地控制,有些随波逐流了。”2022年,有线索反映中甲联赛一些比赛存在假球赌球嫌疑,国家体育总局收到相关线索后,要求杜兆才牵头进行调查处理,然而杜兆才却偷换概念,用所谓“调研”来敷衍。

  崔海飞表示:“他把调查改成研究,没有查出任何问题,也没有处理任何人,只是作了一个调研报告。” 据央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